第199章首映结束,各自的爱情。

“这怎么可能是妖啊?”

周汛短短出场两个镜头,就颠覆了观众脑海中的印象。

尤其是小唯第一次见到对自己身体不感兴趣的男人,反而给自己批了件床单。

一个可爱的歪头杀,顿了顿,瞪着清纯、干净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王生。

就这个歪头杀,配上那眼神,没一个人相信这是妖。

不过电影还在继续,剿灭土匪之后,王生带兵回城。

将军府门前端庄贤淑的佩蓉翘首以盼。

先是看到丈夫来了的欣喜,看到小唯这个陌生的年轻女孩瞬间眼神一滞,紧接着没有去管,而是先让人看看热水准备的如何。

又吩咐下人准备酒菜,除了丈夫的,还有这些日夜护卫将军的亲兵们的饭菜。

做好这一切身为一个妻子、主母应该做的之后,才不经意看了一眼小唯,又回头笑着问王生:

“夫君,这位是?”

这样一个完美的妻子,让在外征战,已经身心俱疲的王生心情都舒畅多了。

“夫人辛苦,府中一切有劳夫人了。”

王生也是先关心一下妻子,这才介绍了小唯。

“多好的老婆啊。”

王磊心里暗暗感慨,余光又瞄了一眼女朋友李莎莎。

真的很想问一句,以后会不会也像佩蓉这么贤淑。

算了,不敢问。

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这种话只有她问自己,没有自己问她的份。

......

一个等了丈夫几个月的妻子,见到丈夫带了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回来,如此反应。

男观众都羡慕不已,女性观众看在陈昆那么帅,周汛也一点都不妖媚的份上,也没有不高兴。

而电影里小唯看着人家两夫妻和睦相爱,完全无视了自己,单纯的眸子里有些好奇,认真地盯着他们俩看。

之前王生救下自己的时候,明明有一瞬间的惊艳,以及欲望。

现在眼里依然有些惊艳,但是已经看不到欲望了。

两个女主角对视一眼,一个温婉大方,一个单纯可爱,转眼间就成了好闺蜜一样。

佩蓉拉着小唯进府,王生笑了笑,也跟上。

“渣男。”

王磊小声逼逼了一句,作为男人,他还能不知道王生的想法。

就算没想法,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哪怕留在府里做丫鬟都是好的。

最好还是老婆没意见的那种。

接着是一段好几分钟的日常戏,佩蓉和小唯的日常,两人关系越来越亲昵。

小唯也在将军府安顿下来,甚至佩蓉还劝王生纳妾。

在古代,正妻帮丈夫纳妾是很正常的,毕竟要开枝散叶。

多好,不过也就是想想罢了,别说现代不允许,就算允许,腰也受不了。

平静的生活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一个受了重伤的男人在城门口被发现。

庞勇,也就是丢下部队的将军。

王生把他抬回府里医治,一段回忆的剧情解开谜底。

战场上,庞勇发现了王生戴着佩蓉的贴身玉佩,他也喜欢佩蓉。

一个副手、好兄弟,一个深爱着的女人,作为一个粗人的庞勇,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选择离开,不让大家都尴。

战场上不理智的追杀,就是离开前的发泄。

我去,真是多角恋啊。

王磊郁闷了,真成爱情片了。

不过还好,没什么好感动的,李莎莎总不会问自己,会不会为了成全她而离开?

大银幕上,一场无声的交锋在进行着。

小唯单纯、无辜加好奇,不经意地问着庞勇的身份。

目光也时不时地佩蓉和庞勇之前来回扫视,也看着王生的表情。

佩蓉神色如常地挽着王生的胳膊,轻声讲着王生和庞勇以前的兄弟之情。

王生也没有什么不快,小唯这回神色有些莫名。

“女人真可怕...”

虽然王磊一时间没有完全看明白这场戏,但是也发现气氛有些不寻常,小唯和佩蓉感觉和之前不一样了。

过了一段时间,庞勇醒了,说了下自己这些年的经历,都在边关这一代游历,这次是因为一帮抢劫商队的土匪,才受了伤。

醒了之后的庞勇立即告辞离开,没有想和佩蓉叙旧的意思,为了避嫌。

佩蓉也是,只把庞勇当做大哥,

可是,当尾随而来的蜥蜴精在城中杀人,被军队追杀,闹的沸沸扬扬时,庞勇突然出现,险些将他重伤。

“勇哥,你一直都在?”

王生神色有些复杂地问了一句。

“我就住城东酒楼,掌柜的死在他手上。”

庞勇解释了一句,颇为潇洒地笑笑:“过两天伤养好了,我也要启程了。”

解释没有一直守着佩蓉,只是正好住的酒店老板被杀,才追出来,还说过两天就要走了。

这样的一个男人,让李莎莎有些感动:“他有点可怜啊,是一直在守护佩蓉身边吧?”

王磊:“.......”

不过还好,相比《一只鬼的故事》里那个同样守护、等待了上百年的鬼魂,这简直不算什么。

还好,李莎莎并没有问类似的问题。

而电影中的蜥蜴精谢霆峰,则潜入了将军府,拿着一片片片好的心,跟献宝似地捧在小唯面前。

面前一直苍蝇飞过,蜥蜴精小谢舌头猛地伸出来,把苍蝇卷进嘴里。

“真恶心。”

小唯鄙视地看着他这个兽行,接着又和预告片一样,对那一片片新挑挑拣拣了起来。

商人的太黑,打工人的没营养,教书的太酸......

还埋怨蜥蜴精搞事情,害的王生这几天都一直在外面追杀他,还自己都见不到王生了。

自己被追杀,小唯不光不关心他,反而怨他把王生给带的跑来跑起。

蜥蜴精也不生气,反而说要不然怎么去找心给小唯吃。

“蜥蜴精好可怜啊。”李莎莎看着小谢那帅气的脸庞,不由地小声说了句。

“是啊,太可怜了。”

王磊难得同意女朋友的说法,这特么太窝囊了。

现实中这种男的,都让人看不起!

.......

城里越来越多的人被挖心,惶惶不可终日。

追踪到这的,还有爷爷被妖怪杀死,一心想要报仇的降妖人夏冰。

城里不再太平,将军府也同样。

小唯对不觊觎自己美色的王生很好奇,又羡慕他们夫妻俩恩爱的表情,再到嫉妒。

她开始有意无意地和王生接触,并且增加一些肢体上的碰撞。

也和府里的下人、亲兵们越发熟络了起来。

甚至暗暗魅惑王生,在自己的妖术下,王生晚上竟然梦到了和小唯在水池欢好的场景,

突然醒来,王生看了看枕边人佩蓉,有些羞愧。

不过,刚才的梦那么真实,心里不免有些悸动起来。

别说他了,观众们都忍不住微微前倾,凑近了一点。

离谱的都敬礼了。

府内府外风起云涌,小唯开始学着做着一个主母应该做着的事。

笼络下人,包括佩蓉的贴身丫鬟。

借着自己清纯的外表,无辜、可爱的眼神,轻而易举笼络了所有人。

有的妖,哪怕自己说自己是妖,都没人相信,说的就是周汛。

人畜无害又漂亮可爱,并且夫人都当做妹妹的小唯,很快得到了所有的喜欢。

将军府里,出现了两个人美、心善、温柔、体贴的女主人

这一系列的行为,明明就是一个标准的小三,可是看着那副清纯、灵动的外表。

王磊一时间真的分不清,到底是真纯真,还是装出来的。

但是他敏锐地发现了,小唯这是在学佩蓉?

观众也分不清了,太具迷惑性了。

直到...

将军府的店铺里,有个富家小姐不买簪子,小唯一个眼神,对方就突然要买下了。

用了妖术!

这一幕落在佩蓉眼里,隐隐有些怀疑了。

偶然一次发现小唯手被划伤,转眼突然伤痕都没有了。

心里的怀疑越来越重,可是没有证据,只能让贴身丫鬟,暗中去找庞勇,请他帮忙。

降妖人夏冰的法器检测出了小唯是妖,可是在验证的时候,又拿不出证据。

甚至,蜥蜴精杀死王生亲卫队的一个老兵,也嫁祸给了庞勇。

一直和庞勇保持距离的佩蓉,这回终于替他说话了,不相信是他杀的。

妻子坚信庞勇不是凶手,可是亲兵们都看到了,人证就在王生面前,再加上死的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亲兵。

即便不相信,王生也更加理智。

理智和感性对上了,再加上自己这个将军的位置是庞勇“让”出来的,他也喜欢佩蓉。

不可避免地为此吵了一架。

晚上王生有些烦闷地出来走走,而那晚的梦,不知道怎么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不禁走到了小唯门口。

正好,小唯打开了门,吐露了心思。

甚至被拒绝后要脱衣服,想王生爱她一次,就一次。

王生表情柔和地笑了笑,帮小唯拉上了衣服,很诚实地告诉她她很漂亮。

可自己那是对美丽的事物、对一个妹妹的喜欢,而不是爱。

和庞勇一直守护在佩蓉身边一样,一直守护在小唯身边的蜥蜴精,见到自己喜欢人如此卑微,他无法接受

突然暴起,想要杀了王生。

可是,打斗之间,小唯的一个愤怒的眼神,让蜥蜴精只能放弃,还差点受伤。

打斗声惊醒了其他人,逃跑之前蜥蜴精想要杀死佩蓉,这样小唯说不定就能当上王夫人了。

可是,也没成功,倒是佩蓉看到王生这么晚了还在小唯的房间,心里有了些波动。

一分神,就摔了跤。

王生见状,连忙抛下小唯,去照看佩蓉。

即便刚才吵了几句,可他心里最重要的还是佩蓉。

这一幕落在小唯眼里,充满了嫉妒。

回到房间,隐身的蜥蜴精刚一出现,小唯就狠狠地给了他一个巴掌。

“谁让你出来的?”

“你是妖,妖怎么能对人动感情,你现在比那个蠢女人还要蠢!”蜥蜴精难得霸道了一会。

不过小唯更霸道,直接让他滚。

“我爱他你知道吗,你这个整天吃苍蝇的家伙,知道什么是爱吗?”

蜥蜴精立马说:“我知道,我爱你,我说过无数遍了。”

“滚!”

一听到爱这个词,小唯越发愤怒了。

“我不爱你,也告诉你过无数遍了,是你自己赖着不走!”

不管怎么样,王生都喜欢佩蓉,不管自己做什么王生就是不喜欢自己,想的而不可得的感觉,让她真的生气。

这份火气,只能发泄到自己不会反抗的舔狗身上。

而蜥蜴精看到心爱的人生气,还是因为一个不爱他的男人,生自己的气,心里也不舒服。

可即便小唯让自己滚,还是一脸深情地说:“我走了,谁来挖心给你吃?”

卧槽!

王磊彻底无语了,谢霆峰这演的是什么鬼角色,简直无药可救了,活着都浪费空气,死了算了。

可是,耳边又传来李莎莎有些感动的声音:

“谢霆峰好痴情啊!”

说着又转头看着男朋友:“你惹我生气的时候,就不能像人家一样!”

什么时候我惹你生气了...王磊无语,明明是她有时候自己莫名其妙地生气。

而且,自己没错的时候,大部分时候都哄了!

不过王磊还是连连保证,会向谢霆峰这个深情的蜥蜴精学习。

可是李莎莎又不满了,轻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你还真的要惹我生气?”

我特么!

大意了!

王磊满心无语,敏感问题又忘了做阅读理解了,踩着陷阱了。

不过,这时候大银幕上,小唯大骂蜥蜴精要是还有点骨气的话,就走。

“好,我对不起你,以后我不会再缠着你了。”说完,蜥蜴精就走了

“你看,他也没那么深情,这就把小唯丢下了。”王磊暗暗为蜥蜴精叫好。

真男人!

就是不能惯着!

李莎莎白了男朋友一眼:“你懂什么,他是看小唯生气了,担心留在这她继续生气,才走的,而且肯定也在旁边隐身守着。”

“嗯嗯,有道理。”

王磊连连点头,很识相地没有去反驳这离谱的说法。

女朋友不愧是北师大中文系里高考语文成绩最好的,这阅读理解能力简直绝杀!

不过大银幕上,小唯看着蜥蜴精离去的背影,气却没有消,反而胸腔剧烈地波动着,情绪很不稳定。

紧接着用力拍着床榻,蹲在床上转起了圈,看着四周的模样有些无助、彷徨,还哭了出来。

“她其实喜欢蜥蜴精,自己不知道。”李莎莎又饶有兴趣地做起了阅读理解。

这叫喜欢?

王磊真的不理解女孩子的思维方式,换了个男的这么对一个讨好自己的女孩,叫她滚,早就被锤死了。

心里不同意,但是没吭声,安安静静地看电影不好?

将军府和城里依然暗流涌动,妖怪都来偷家了,也越发谨慎。

佩蓉依然做着一个夫人该做的事,安定府中的人心,让王生回家后能安心。

也没有过多地问妖怪的情况,不想给丈夫太多压力。

只能继续暗中请庞勇帮忙,为了避嫌还是没有自己去找他,派了丫鬟去。

这时候之前那个亲兵,已经确认是死于妖怪之手,庞勇只是刚好经过,洗清了嫌疑。

一段蒙太奇,两人各自在府里、客栈里看着对方的信,气氛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不同的是,庞勇每次收到佩蓉的信,都会明显的很激动、很高兴。

即便信里只是询问妖怪的事情。

佩蓉虽然也高兴,但也是因为把他当兄长看。

加上之前庞勇离开军队,蜥蜴精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庞勇第一时间出现,把他打退。

庞勇一直在暗中保护着佩蓉,他爱她!

很清晰了。

另一边,府里小唯依然在笼络人心,佩蓉不在的时候,代替她安排好一切。

直到小唯偶然说出,经常看佩蓉的贴身丫鬟往庞勇住的客栈里跑。

那一瞬间,王生的表情明显有了变化。

“勇哥是我们的兄长。”王生不以为意地说了一句。

“是啊,勇哥这几天一直在帮将军和佩蓉姐。”

小唯附和了一句,眼神里无辜少了一分,取而代之的是多了一分精明。

望着王生匆匆离去的背影,她也笑了。

而王生找来了佩蓉的丫鬟一问,确实如此,帮着送了好几封信。

外面妖物作祟,府里妻子和庞勇一直书信往来,小唯这段时间又频繁出现在他眼前,在府中做了很多事。

身心俱疲之下,让王生不由地对佩蓉开始有些冷淡。

佩蓉想起那天妖怪出现,丈夫却在小唯房里,以为他是在为此而烦恼,于是再次提出纳小唯为妾。

可王生却更生气了,明明是妻子在和庞勇通书信,到头来却说自己和小唯如何。

“你以为我把她带回来是为了纳妾?”

佩蓉没想到王生这么大的反应,不过作为一家主母,又是个传统的妻子,也不想让丈夫觉得自己善妒。

她解释道:“我觉得小唯挺好的,她也倾心于你,况且就这么呆在府里,也不是长久之计啊。”

“你就是不相信我!”

王生越发生气,自己一直未逾越一步,倒是妻子和庞勇有联系,还反过头给自己纳妾。

误会埋下了,观众也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夏冰通过法器,确认了小唯就是妖怪。

可是除了她和庞勇,以及见识过蹊跷的佩蓉之外,整个府中包括王生,都一点也不信。

庞勇坚持,佩蓉也提议让夏冰验证一番。

王生心中不快,不过小唯却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自愿证明清白。

里面房间,小唯脱掉全身衣服接受检查,留给观众一个全果的背影,让现场微微有些躁动。

没检查出什么问题,看似误会一场。

有些喜欢小唯的观众松了口气,有些观众越发担心了。

小唯蒙蔽了所有人,尤其是那人畜无害的清纯脸庞,连佩蓉都有些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看错了。

只有夏冰和庞勇,和小唯接触的最少,作为旁观者坚定地认为小唯就是妖。

可没有证据,还是没办法。

看似又要平静一会了,可小唯来了将军府这么久,不管怎么做,王生都没有越线一步,即便他和佩蓉已经有误会了。

作为一个“单纯”的狐妖,做的一切都是顺应本心,想要什么就拿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

想得到王生,就用妖术勾引他。

勾引不得,就学佩蓉的温柔、体贴。

再不行就栽赃。

还不行,就毁了佩蓉。

小唯当着她的面,缓缓地从头顶,揭开了身上的那层皮。

嘶!

王磊吓一大跳,之前都快忘了,画皮画皮,身上没有一层皮,还叫画皮吗?

可是,预想中的恐怖没有出现,只有一只通体雪白,直立的半狐。

纯白的不能再白了,有些妖艳,同时甚至还有些灵气。

好看,绝不恐怖。

可是佩蓉不是观众,不可置信地尖叫出来。

“啊!”

而妖身的小唯却自顾自地在坐上的人皮上画着什么,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别叫,要是把其他人引来了,我会杀死他们的。”

可还是把亲兵队长给吸引过来,小唯一掌按在他的胸口,连盔甲都一起塌陷下去。

露出真身,当面杀人。

“佩蓉不会死了吧?”

王磊有些不忍心,佩蓉演的这个角色,几乎符合了他对于妻子的所有美好想象。

温柔、贤淑、把家里一切事情都安排好不让丈夫操心、也不会给丈夫添麻烦,只会默默在帮忙......

关键还漂亮!

可是,就跟绑匪露脸,就大概率撕票一样。

不过,揭下来的剧情却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小唯以全城人和王生的性命威胁,骗佩蓉喝下了一碗带着妖毒的水。

小唯穿上了人皮,而佩蓉变成了妖。

将军府所有人大惊,全城震动。

将军夫人竟然是妖。

“夫...夫人......”

府里的下人和亲卫,满脸惊恐,以及不可置信。

“夫人是妖怪!”

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所有人好像都认定了这个事实。

就连佩蓉的贴身侍女,也躲到了小唯的身边,一口一个小唯姑娘喊着。

佩蓉捂着脸,惊慌失措地跑出了将军府,又被老百姓给围住了。

之前对妖怪避恐不及的老百姓们,发现平日里那个温柔、和善的将军夫人竟然是妖怪,没有逃跑,反而是大着胆子把她给围了起来。

人越来越多,佩蓉捂着脸蹲下,被无数百姓围着,就像一直惊慌失措的小兔子。

这更给不明真相的老百姓壮了胆子,把之前这段时间的恐惧,全都发泄在她身上。

“打死她!”

“打死她!”

“打死她!”

烂菜叶子、臭鸡蛋什么东西都往佩蓉身上丢,把她打倒在地。

不过,追出来的亲兵,虽然有袍泽被妖怪所害,但还是拦住了群情激奋的老百姓,隔开了一点。

给中间的佩蓉身边,留出了一块巨大的空地。

不知道是在保护佩蓉,还是在保护老百姓。

“草!”

王磊暗骂一声,佩蓉因为害怕王生和满城百姓受伤害,被骗了喝下妖毒。

而现在,满城百姓们一个个没有任何怀疑,就认定了她是妖。

李莎莎已经有些不忍心看了,他转头看向男朋友:“王生会相信他的吧?”

“会。”

王磊立即点头,可是心里并不确定。

没让他们俩和所有观众揪心多久,王生、庞勇、夏冰闻讯赶来,全都呆住了。

心里全是仇恨的夏冰,就要出手给爷爷报仇。

“住手!都住手!”

庞勇制住了她,后面三个字是说给老百姓听的。

夏冰愤怒地看着他:“她是妖!”

庞勇却坚定地道:“她是佩蓉!”

“那也是妖!”

心里只有仇恨的夏冰无法理解,爱一个人连对方是妖都可以不管不问。

“她是佩蓉。”庞勇没有任何一丝丝的动摇,强忍着动手的冲动,看向王生,看着他这个做丈夫的。

一边是镇守一城,守土保民的责任,一边是丈夫对妻子的爱与责任。

过去几个月的妖怪杀人事件,已经让王生焦头烂额,这时候面临聚变,一时间神情都有些恍惚。

直到看到佩蓉那满脸的冷漠,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带着凄楚的微笑。

微笑里还有欣慰、担忧、期盼.....

这一瞬间,眼神的近景特写,让现场的心猛地一抽。

“王八蛋,那是你老婆!”

有急性子的观众忍不住骂了一句。

“快上啊,草!”

大银幕上,王生的心,也同样一抽,从之前不可置信的恍惚中回过神来。

“佩蓉!”

他喊了一声,随后枪出如龙,将一片烂菜叶和鸡蛋横扫回去。

有的打到了扔鸡蛋的老百姓脸上,蛋白和蛋黄把他双眼糊住,看不清黑白了。

“都住手!”

王生护住佩蓉,怒目圆瞪盯着老百姓。

面对整座城的最高统治者和守护者,带兵挡住了匈奴人的入侵,在这大漠中保得一方太平。

老百姓有了些惧意,不过还有人大喊:“王将军,她是妖!”

“佩蓉是我的夫人!”

王生回头温柔地看了一眼妖化的佩蓉,佩蓉满眼泪水地摇着头。

“此事我会调查清楚,是人是妖自会给全城百姓一个公道!”

“她是妖!”

“对,打死她!”

“打死她!”

王生一像爱民如子,老百姓们也壮着胆子,再次高喊。

“都给我闭嘴!”

庞勇怒吼着盖过了所有人的声音,环视着所有人。

“你们!”

他挨个个指着众人,言语里充满了嘲讽:

“你们有不少人是逃难过来的吧,当初第一口饭是谁给你们吃的?

每年饥荒,是谁带头赈灾?

前年王生去剿匪,匈奴寇边,又是谁在城楼上不眠不休站了一天一夜......”

庞勇一一数着佩蓉这些年作为将军夫人,在背后为了这座城,做了多少事。

王生、佩蓉、夏冰都有些惊愕,才刚回来的庞勇,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难道,他一直就没走?

“有两个这么爱她的人,太幸福了!”李莎莎看着护在佩蓉身边的王生,怒斥老百姓的庞勇,有些感动。

两个,幸福?

王磊嘴角一抽,算了不跟她计较。

而大银幕上,老百姓们有些羞愧,不过看到妖化的佩蓉,对妖的恐惧和仇恨占了上风,继续高呼“杀了她!”

一下就进退维谷,除非王生命令军队驱散老百姓。

就在为难的时候,佩蓉突然起身,冲出了人群,疯狂地朝城外跑去。

王生他们赶紧追上,在山洞里找到了她。

“佩蓉。”

没等他问起,佩蓉就主动承认:“都是我杀的,我是妖。”

事已至此,自己已经变成了妖,妖毒也发作,身体越来越虚弱,命不久矣的她,甘愿承担这一切。

也为了王生的安危。

王生却笑了,温柔着抚上佩蓉的脸庞:“你是我的夫人,我还不了解你吗,连只蚂蚁都不忍心踩死,怎么可能会杀人呢。”

听到这句话,佩蓉眼里打转的眼泪,终于是止不住了。

台下,有些感性的观众,眼睛也不禁有些湿润。

李莎莎轻轻抽泣,转过脸看着男朋友:“你以后也会不管发生什么事,都相信我吗?”

王磊握着女朋友的手,坚定地道:“哪怕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你,我都不会!”

......

大银幕上,佩蓉终究是没有说出实情,因为妖毒而死去。

王生痛苦地抱着妻子的尸体,而小唯这时候却没有半点轻松和高兴。

她很疑惑,很生气,很迷茫。

明明佩蓉变成妖了,为什么王生还是那么爱她,为什么没有看自己哪怕一眼?

就在她发呆的时候,目睹爱人身死的庞勇,用尽全身力气,挥动大刀砍在小唯身上。

毫发无损!

“看到没有,她才是妖!”

一声悲愤的怒吼,所有人顿时反应过来。

小唯没有任何反应,依然呆呆地看着王生。

之前佩蓉是妖,自己是人,王生没有看自己一眼。

现在自己妖的身份暴露,被砍了一刀,王生依然没有看自己。

一支支弩箭射在自己身上,小唯还是没有反应,王生还没有看自己。

小唯彻底崩溃了,无法接受王生的态度。

“啊!!!!”

一声近乎野兽般的哀嚎,夹杂着悲伤、疑惑、痛苦、愤怒。

疯狂地将所有士兵杀死,把庞勇和夏冰打成重伤。

这时候王生才缓缓地放下佩蓉的尸体,拿起长枪,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

刷...

一言不发,一枪朝小唯刺去。

小唯没有躲,刺在身上虽然不疼,但是疼在心里。

“为什么?”

她不明白,为什么佩蓉变妖,他还爱她。

而自己不管是人是妖,他都不爱自己,这一枪丝毫没有迟疑。

莫名地,观众们突然对小唯没有多大的憎恶了,随便她是反派,杀人吃心的妖怪。

反而,特别可怜。

最终,小唯一句疯狂的“你那么爱她,为什么不陪她一起去死。”

“我死了,你能把佩蓉还给我吗?”王生问她。

小唯不吭声,只是看着他,等着他去死。

“别信她...卧槽!”

王磊的嘴巴还没有王生的手快,话音刚落,马上就自杀了,即便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救活佩蓉。

傻子啊,这都能信!

小唯看着爱人死在自己面前,呆住了。

又看了看不远处佩蓉的尸体,好像明悟了。

吐出自己修炼多年的妖丹,想要救活他们。

可是,空中一个闪烁,隐形的蜥蜴精突然出现,夺走了妖丹。

“你疯了,没有妖丹你怎么办!”

“等我杀了他们,带你离开!”

蜥蜴精、受了伤的庞勇和夏冰,展开了最后的大战。

最终,庞勇双手双脚牢牢地把蜥蜴精锁住,让夏冰把抹了她的血,能杀伤妖怪的刀立起来。

没有任何迟疑,两人被串了个对。

庞勇为佩蓉而死。

夏冰呆住了,心里只有复仇的她,突然也明白了什么是爱。

而蜥蜴精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扭头留恋地看了小唯一眼。

“小唯!”

一句包含了不舍、担忧、爱慕...的喊声,成为蜥蜴精的绝唱。

怀里抱着王生的小唯,心里突然一抽一抽的心疼,不可置信地回头,正看到蜥蜴精身体慢慢消散。

她现在才明白,蜥蜴精对自己说了无数遍的“我爱你”。

......

最后小唯用妖丹救活了所有人,身体也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所有人都活下来了,所有观众想松了口气。

镜头一转,城里的客栈,王生和佩蓉送别庞勇。

“这次,我真的走了。”

庞勇笑笑,佩蓉已经不用自己守护了,她有一个全心全意爱她的丈夫。

翻身上马,迎着朝阳出了城。

夏冰也在背后跟着,仇报了,她的人生也可以重新开始了。

镜头转到大漠,画面的角落里,一只白狐和一只蜥蜴,依偎着在一起。

“是小唯和蜥蜴精!”

正为他们俩的感人爱情而悲伤的李莎莎,突然兴奋地对拉着王磊的胳膊。

大银幕一暗,电影结束。

.......

推荐阅读:

我有绝世美人光环[快穿] 开局一条小渔船 龙气三国 纳妾 仙鬼弑 宁上仙途 不可思议的海蓝星 这个悲惨男配我宠了![快穿] 特工狂龙 重生之包子大翻身 超侠寻宋记 神亡禁曲 我的三国大改造 玄门网络神豪 悠闲唐朝 梦幻古今之宝戒奇缘 蜀中龙庭传 你好,神探先生 隐仙 都市之修仙狂人 剑中雄 大唐神话之战神崛起 荒野求生之石纪元 婚变99天 嫡妃复出震江山 异界沉香之纵横天下 穿成锦鲤的团宠日常 点裙臣 妖龙修仙记 西游之蛟魔逆天 岛主的幸福生活 医手遮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