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再遇赵厚才!

无尽的喧哗之中。

北周之地。

长生教内,气氛压抑。

一群部落之主、及少数长生教太上长老全都盘坐于此,各个脸色阴沉。一言不发,一时间说不出的安静。

很多部落之主心头憋屈,感到愤恨,同时露出丝丝无力。

想他北周,好不容易完成一统,七十二部落合而为一,本以为注定要以摧枯拉朽的速度覆灭大玄。

但却万万没想到接连出现了数次变故,使得他们北周的力量大为分散。

“大祭司没有回来,察哈天也没有回来,区区一个没落的大玄,能把我们拼成这样,这是我们无论如何不能容忍的。”

一位身穿灰袍的老者,驼背高肩,脸色满是麻子,声音沙哑,很是刺耳。

“大祭司被一元盟主拖住,察哈天被两位疑似外界的高手所托住,那两位高手帮助了蒙放,将蒙放带离了我们的包围,我北周损失这么多强者,却偏偏无法扼杀这些强敌,真是令人憋屈!”

一位部落之主愤怒说道。

“这些憋屈都是短暂的,我们很快就会迎来全新的时代,至于蒙放,他既然被人带走,就暂时不要管他了,总体而言,整个大玄已经被我们清扫一遍,三大最强世家全部毁灭,剩下的人也早已不堪一击,眼下唯一能威胁我们的,就只剩下了那个江石,他应该没人护道吧。”www.cejue.top 念书屋小说网

那位驼背高肩,满脸麻子的老者继续沙哑开口。

“应该没有!”

“江石之前得罪了孔氏,被孔氏数次针对,如果有人护道,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

“唯一能护住他的就是四象盟主,可四象盟主已经被我们打怕了,消失不见!”

身边几人冷声说道。

“既然没有,那就把这个唯一的威胁直接铲除了,把他的人头取来,这样一来,整个大玄就再也没有人能抵挡我们。”

那位满脸麻子的老者开口说道。

“好,就按照护法说得来!”

“不错,既然这个江石成了唯一变数,就把他立刻铲除了,只要察哈天和大祭司一回来,整个大玄注定是我们的了。”

众人纷纷开口。

···

曲州之地。

由于有孔氏的坐镇,并没有受到战乱影响。

除了有些人心惶惶之外,街道上的人群、买卖,却依旧不少。

更是有许多人聚在一处处茶馆,每日探听各类消息。

此刻。

路边茶馆。

老黄头身穿一袭青色长衫,作说书人的打扮,坐在一处茶馆中间,左手惊堂木,右手白纸扇,惊堂木轻轻一拍,啪地一声,全场皆静。

“话说那江石江少侠,自幼便是与众不同,三岁拥有千斤之力,四岁能倒拔九牛尾,五岁之时,一顿能吃八百斤大米,七岁之时一人之力杀入附近有名的山匪寨,屠灭山匪六百多人·,等到八岁,那更是了不得····我老黄头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与这位江少侠足足见了三次,说起来,与这江少侠交情不菲啊···”

老黄头一边说着,一边得意的摸着下巴,看向身边的一匹黄色大彪马,开口笑道,“不瞒各位,就连我这匹骏马朋友,也是江少侠亲手所赠!”

只见他身边一匹黄色的大彪马,被养的膘肥体壮,浑身上下油光发亮,健硕威武,神骏异常。

众人纷纷哗然,向着那匹大彪马看去。

难道这老黄头每日说书,从来不将此马离身,原来这匹骏马是江石所送?

开什么玩笑?

“老黄头,你说真的还是假的,江少侠什么时候送过你马匹?”

“就是,少吹牛逼!”

“江少侠能认识你?我是万万不信!”

有人开口起哄,很是不屑。

“各位,各位···“

老黄头脸色不悦,连忙开口,拍着惊堂木,开口辩解,“老黄头对天发誓,这匹黄骠马确实是江少侠亲手所送,当年在丰州之地,我有幸结识江少侠,亲眼见到他轰杀丰州总兵袁开泰,也就是在那时,我与对方相识,当时江少侠还异常的欣赏老夫,这才将自身坐骑送给老夫,此时有目共睹,若是不信,随时可以去丰州打探!”

众人再次哗然,议论纷纷,眼神一阵诧异。

江石很欣赏伱?

欣赏个毛线吧?

“吹牛逼也不脸红!”

台下的赵飞燕,忍不住小声嘀咕一句。

江石那种家伙,能随便欣赏你一个臭说书的?

“不要多说。”

赵厚才脸色一沉,开口呵斥。

赵飞燕吐了吐舌头,开口道,“爹,现在孔氏已经投靠北周,咱们再躲在这曲州之地也不安全了,依我看,还是尽快离开算了。”

“我何尝不知,最近不是在联系渠道吗?”

赵厚才脸色阴沉,喝了一杯茶水,道,“若有可能,我打算带你们出海远行。”

“出海远行?”

“师尊,你莫不是说笑?”

赵飞燕、上官云全都瞪大眼睛。

“你以为我想?还不是被那个江石给害的,现在满天下到处都是江石的仇家,再待下去,早晚被他害死!”

赵厚才低声说道,“现在只有出海远行,才能彻底避开江石、避开仇家,而且说起来不知为何···我总有种不详预感···”

他的眉头紧紧皱起,总觉得今天要发生点事。

“爹,你还是不要不详了,你每次说不详,都是真的不详···”

赵飞燕打了个冷颤。

“说的对,先离开,不能带了。”

赵厚才很是果断,当即起身结账,带着徒弟、女儿走出茶馆。

然而这边只是刚刚走出。

街道上马啼声响起,一辆马车从街道上缓缓走过,马车外面,盘坐了一个身躯高大,穿着黑色长袍的人影,面无表情,从他们身边走过。

“江···江···”

赵飞燕眼睛一下瞪圆,简直不可置信,口中的话语还没有完全说出来,就被旁边的赵厚才闪电般捂住嘴巴,露出惊悚,连忙拖着赵飞燕向后倒退。

妈的!

江石!

真他么活见鬼了!

又遇到了他?

这他么的到哪说理去?

“嗯?”

这边刚有动静,坐在马车之上,正在思索事情的江石,骤然生出感应,一双眸光冷漠,直接回头扫去,顿时眼前一亮。

“咦,可是锁喉手赵前辈!!”

他轻轻一拉马车,将骏马停下,露出欣喜。

赵厚才和身边徒弟连连哀嚎,欲哭无泪。

他么的!

就知道今天不详!

这也能遇到!

贼老天,你他么在玩我们不成?

“江···江···少侠?”

赵厚才哀嚎起来。

“赵前辈,正要有事询问,还请上马车一坐?”

江石笑眯眯的开口。

“不坐行不行?”

赵厚才苦涩道。

“莫非···不给面子?”

江石挑眉。

“没,没,我这就坐。”

赵厚才声音苦涩,当即向着马车走去,身边的徒弟、女儿也都是各个心中默然,一片悲戚。

他们算是明白自己的师尊为什么非要出海了?

这他么的···太邪乎了!

怎么每次出来都能遇到这个怪物!

眼下除了出海,恐怕真的别无办法了。

江石催动骏马,继续向前行走,平静询问,“赵前辈可知道孔氏祖宅在哪?我初来乍到,找了几圈都没找到,真是令人头大。”

“你···你找孔氏祖宅干什么?”

赵厚才吓了一跳。

“还能干什么?送他一个消消乐!”

江石开口。

赵厚才直打冷颤,虽然不知道消消乐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感觉到不大对劲,在江石的胁迫下,只得老老实实的向前指路。

茶馆之内,说得口干舌燥的老黄头,好不容易停歇一下,端起旁边茶杯喝了一口,却忽然眼瞳一缩,看向了窗外,吓得身躯发抖,茶杯差点飞出去。

“江···江石,那是江石!”

他失声开口。

啥?

江石?

客栈之内全部哗然,纷纷回头。

只是在他们回头之后,街道上却早已没了任何踪迹。

···

马车七拐八拐,在赵厚才的指路下,渐渐来到了一处红墙柳绿的庄子前,整个庄子看起来极其的古老,古风古韵,有种岁月的沉淀之感。

不同于一般暴发户的门楣。

这个府邸一眼看去,给人一种低调奢华之感。

门楣则是站立了两位身穿红袍的孔氏弟子。

“江少侠,这···这就是孔氏祖宅,老夫···老夫能走了吧?”

赵厚才暗暗叫苦,以袖遮面,开口说道,生怕被对面之人发现他的面孔。

这他么的罪过大了。

江石居然敢主动进入孔氏祖宅?

曲州孔氏是什么势力,几乎全天下都知道,杀死他一万遍都跟玩的似的。

“原来这就是孔氏祖宅。”

江石抬头,口中自语。

门口站立的两位孔氏弟子,眉头一皱,觉察到了不对。

“你是什么人?为何把马车停在这里?速速离开!”

其中一人开口喝道,同时劲力运转,准备随时防御。

“赵前辈,你还真是我的福星,屡次三番都能帮了我的大忙,要不这次你先不要走,等我清洗了孔氏祖宅,里面的宝物让你任选十样,怎么样?”

江石开口。

“不了不了,江少侠客气了,老夫消失不起,老夫还是现在就走吧,哎呦,老夫肚子疼,老夫要去看大夫···”

赵厚才遮住颜面,忽然闷哼起来,连忙下了马车,招呼徒弟和女儿,开始撤离,走的时候,腿肚子都是抽筋的。

他刚刚没听错吧?

江石想干什么?

想清洗孔氏祖宅?

这则消息让他下的魂魄都散了,哪里还敢逗留分毫?

“小子,你说什么?简直找死!”

两位守门的孔氏弟子脸色一变,惊怒开口,想也不想,身躯迅速扑了过来。

砰!砰!

闷响传出,两位身穿红袍的孔氏弟子当场以一种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砸穿大门,落在了数十米外。

“赵前辈,真的不考虑考虑了吗?孔氏之内瑰宝无数,让你任选十件,可以保你一辈子都吃不完。”

江石回身叫喊。

赵厚才捂住脸面,跑得更快乐。

旁边的徒弟和女儿也各个如此。

街道上一片哗然,一道道吃惊的目光纷纷向着江石汇聚而去。

江石眉头皱起,不再理会,而是从马车起身,身躯一晃,刹那进入到了孔氏祖宅的内部。

只不过让他心生狐疑的是,整个孔氏内部竟说不出的空虚,除了刚刚的那两道人影外,其他的一个人影也没看到。

按理说,他造成这样巨大的动静,里面的高手早就已经被惊动了。

可是一路走进来,居然没有任何人阻拦他的。

偌大孔氏祖宅,像是空了一样。

“跑了?”

江石脸色阴沉,不太甘心,立刻向着孔氏祖宅的内部冲去。

此刻。

祖宅内部。

一处灰暗的大殿之内。

气息压抑。

孔氏家主孔伏天高高端坐在主位之上,面目阴沉,一动不动,一双目光向着殿内看去。

只见整个大殿之内也早已没有了往日的辉煌,只剩下了稀稀疏疏的六人还在这里。

“各位,现在我孔氏遭遇前所未有的劫难,如无例外,刚刚的动静,就是那个江石闯进来了,现在老夫需要各位与我一同联手,灭杀江石,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孔氏供奉了各位这么久,也是时候让各位出一出力了。“

孔伏天开口。

大殿之内,仅剩下的六人中,其中有五位都是紧紧皱眉。

他们都是孔氏的供奉。

现在孔氏举族逃了,只剩下了家主和一位孔氏长老。

另外就是他们五个。

这明显是把他们当炮灰啊···

虽然他们不知道孔伏天为什么不逃,但他们现在也不想直接送死。

“家主客气了,我等理应与家主联手。”

“不错,家主放心,我等势必与家主共进退!”

五人露出丝丝谄笑。

“嗯,既然这样,那就委屈各位了。”

孔伏天语气阴沉,按向了旁边的一个机括。

殿内众人全都脸色一变,觉察不对。

下一刻,一个无比可怕的大阵瞬间浮现,血光笼罩,气息恐怖,如同无形的碾子碾过他们的身躯,将他们一身气血统统抽离。

啊!

一阵凄厉的惨叫发出。

所有人的气血都在快速向着孔伏天身上汹涌而去,转眼间,大殿之内只剩下了几张干瘪人皮。

···

求月票!

推荐阅读:

误惹撒旦伯爵 饲养花心总裁 我可以无限转化 末世之诱人小梨涡 斗罗之诸天升级 一怒倾城 永远不要可怜自己 遥看南山雪 永恒神城 攻略你的世界 不负青春深情予你 冷酷少主霸宠小逃妻 重生洪荒之宇宙诀 奇门相师 甜点王妃:王爷有喜啦 洪荒之永恒天帝 苍昀 妖孽个个很腹黑:绝版刁妃 同居蜜语 我的九尾狐夫 穿越红楼之周姨娘 纵横河山 华娱从世界杯开始 护花特工 缚婚 穿书后我成了影帝他后妈 圣仙传 创世天玄 河西走廊之龙门客栈 欢宠小师妹 化学炼药师 末世之后我成了NPC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